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经常喝酸奶,是越喝越胖还是肠道健康?这些医生一般很少提到

2020-12-03 09:42:1339健康网
核心提示:?如果你经常内心戏加码除姨妈期外心情也不靓

如果你经常内心戏加码

除姨妈期外心情也不靓

整天碎碎念

或是吃啥拉啥

又或是抵抗力差

三天两头跑医院

这可能都是肠道菌群惹的祸


人体内90%的细菌

都生活在肠道

它们把这里当成发号施令的司令部

一旦司令部出了乱子

整个身体都会被牵连


九叔今天就跟大家说说

首先

我们先来了解肠道菌群是什么

健康的人体中

有益菌、中立菌、有害菌

三大势力相互制衡

维持着人体的正常运转

有益菌代表

我能让你正常排便

经过我的“治疗”

90.3%的慢性腹泻患者

大便次数、形状都恢复了正常


此外

我还能产生乳酸、乙酸

改善人体内的pH值

促进人体对

维生素D、磷、铁、钙的吸收

当然我也能抑制致病菌

如大肠埃希菌、沙门氏菌

不让它们放飞自我


中立菌代表

作为大肠的“常驻人员”

只要人类不动我

大部分时候我都是站在人类那边的


我除了能抑制有害菌

还能合成

维生素B族复合物和维生素K

维持人体正常的代谢和血液凝固

可若人体抵抗力变弱

爆发的细菌就会侵占我领地

这时我必须发起战争自保

容易引起肠道感染


如果敌人太多打不过

我只能去寻找更好的领地

这就可能会造成尿道感染

关节炎、脑膜炎和败血症等


有害菌代表

不像它们两个那么善良

我是一种十分常见的

食源性致病菌


世界各地的细菌性食物中毒事件

有一大半是我的“功劳”

不合格的肉制品、蛋制品

都有助我的传播

我能让人恶心、呕吐、腹泻

还有

头疼乏力、肌肉酸痛、视力模糊等等

但如果你

乱吃东西、滥用药物、压力过大

作息不规律、运动不足

肠道菌群就会失衡

带来下面这些后果


肠道菌群是如何让人体崩坏的

1.让大脑“崩溃”

血清素

是一种能让我们感到幸福的好东西

人体大部分血清素都来自肠壁

肠道微生物正是通过这类神经递质分子

直接与大脑建立联系

当菌群平衡被破坏

那些类似大肠杆菌和沙门氏菌的菌群

就会刺激大脑

分泌一种叫皮质醇的压力激素

让人陷入糟糕情绪中

这种情绪又会反过来加重菌群失衡

时间一长,人就可能患上抑郁症


2.让心血管“崩溃”

肠道菌群

是脂肪代谢的主要参与者


肠道菌群失衡之后

脂肪得不到正常代谢

会导致血胆固醇和甘油三酯水平升高

加大动脉粥样硬化的风险

此外

一份关于高血压的研究表明

高血压患者感染幽门螺杆菌后

血管内皮功能也会遭到破坏

使心血管疾病恶化


3.让内脏“崩溃”

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在对比了

II型糖尿病患者、糖尿病肾病患者

与健康人群的肠道菌群状况之后发现

患者的肠道内

能生产短链脂肪酸的菌群数量显著下降

此外

Cell Reports》杂志上一篇研究显示

肠道菌群产生的代谢物4-甲酚

能够刺激胰腺

使其恢复正常工作

4.让肠胃“崩溃”

肠道菌群失衡

会导致肠道蠕动过快或过慢

最直接的表现就是腹泻、便秘


特别是肠易激综合症患者

吃得不好会泻

心情不好也会泻

所以说

肠道菌群的作用不容小觑

每个人都该维持肠道菌群平衡

那么,我们可以怎么做?


如何改善肠道菌群?

人类最早认识到肠道菌群的重要性

是受到了诺贝尔奖得主梅契尼柯夫的影响


他在一百多年前提出

饮用含乳酸杆菌的酸奶能长寿”的理论

他偶然发现

保加利亚的老人们相当长寿

而当地正好有饮用酸奶的习惯


这一发现在当时相当超前

从此让酸奶全球爆红

但事实是

老先生的理论并不完全正确


酸奶对有益菌的补充有限

在胃酸的侵蚀下

有益菌们难以长期活在肠道里

所以一旦停止饮用

肠道又会马上恢复到原本的水平


再加上酸奶的含糖量很高

吃太多反而糖分摄入超标

有引起肥胖的风险

而真正能改善肠道菌群的方法是

补充益生元及改善饮食

为肠道菌群创造良好稳定的生存环境

听上去有点玄乎

实际上最好的益生元就在我们身边

——膳食纤维


膳食纤维能为益生菌提供养分

《中国居民膳食指南》推荐

成人每天应摄入30g膳食纤维

调整饮食能在短期内看见成效

不过大家一定要坚持

否则会让改善的肠道菌群

一夜回到解放前

我们身体里这些数以亿计的小家伙

会陪伴我们经历出生到死亡

既能让我们健康

也能让我们发病


而决定权

就在各位的手上~

—完—


参考资料:

[1]Amy I. Yu et al, Gut Microbiota Modulate CD8 T Cell Responses to Influence Colitis-Associated Tumorigenesis, Cell Reports (2020). DOI: 10.1016/j.celrep.2020.03.035

[2]M Hasan Mohajeri, Giorgio La Fata, Robert E Steinert, Peter Weber,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gut microbiome and brain function, Nutrition Reviews, Volume 76, Issue 7, July 2018, Pages 481–496

[3]Leigh A Frame et al, Current Explorations of Nutrition and the Gut Microbiome: A Comprehensive Evaluation of the Review Literature, Nutrition Reviews (2019). DOI: 10.1093

[4]杨丽娟, 郑红英, 陈璟,等. 老年高血压幽门螺杆菌感染者根治后对血管内皮功能及新发心脑血管疾病的影响[J]. 宁夏医科大学学报, 2018, 40(07):99-101.

特别策划
39热文一周热点
热门问答更多